网站首页 > 投资 > 新京报谈边抽烟边回应“城管抽梯”:姿态太难看

新京报谈边抽烟边回应“城管抽梯”:姿态太难看

2019-08-04 19:11:20 来源:南洲川新网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4596次

2009年1月的一天,黄伟强受邀到某工程公司老板陈某家吃饭。在门口,他看见陈某停放的高级轿车,啧啧夸赞:“百闻不如一见,今天算是开了眼界。这车应该很贵吧?”精明的陈某猜透了黄伟强的心思,大方地说:“黄局长见笑,值不了多少钱,喜欢就拿去开。”意外的收获令黄伟强心花怒放,宴毕,他迫不及待把车开回了家。

因此,从采访视频中,我们不仅要关注事件本身,更要多问一句:类似的违规执法产生的根源是什么?如果不认真思考并回答这个问题,便难以保证不会有“下一次”。

这样一个烟雾缭绕的“答记者问”,本身既是问题,也反映了问题:有这样的管理者、“新闻发言人”,有任性抽梯的基层执法人员也就不足为怪了。窥斑见豹,态度决定工作作风,工作作风决定工作方式,而工作方式的人性还是粗暴、依法或是逾矩,则决定了工作效率和结果的好恶。

一些受访专家指出,规划、土地、人口三者紧密联系,规划新区“画大饼”,规划人口盲目求大,直接的影响就是房地产过度开发,去库存艰难。

虽然不是正式的新闻发布会,但面对镜头、面对记者,代表官方回应舆论强烈关切的事件,最起码的诚恳姿态是必要的。更何况,李自强还承认当事城管工作人员确实存在过错,没有依法执法、玩忽职守,最基本的歉意岂能没有?

采访视频中有个细节让人“眼前一亮”:只见李自强一边抽着烟,一边用丰富的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回应着记者;而在其身后的白色墙壁上,赫然贴着“禁止吸烟”的标识。

“答记者问”之所以引发不满,也不只是“抽烟”一个行为,还在于整个回应中都缺乏诚意和反思。“城管队员撤走梯子不是想摔死这个人”的辩白本就无力,为死者“定责”更显冷血,而在与记者的问答中,还出现了多次“我没去现场、我不是本人、不清楚”式的回应,不由得让人质疑,有关方面真的进行了细致调查吗?没去过现场的人,真的适合做“发言人”吗?

吞云吐雾中避重就轻、捡利于己方的话回应记者,这副仪态不是一个依法执法、服务型政府部门该有的样子。从网友“看完更气了”的反响来看,显然是一场失败的回应。

无论是企业也好,还是一些公共机关部门,面对负面舆情、尤其是已经证实己方存在过错的事件,理想中的回应姿态至少应该是谦逊的、积极的、诚恳的;但这位副主任,虽说不上趾高气扬,但让人听起来、看起来却并不那么舒服。

切实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日前,发生在郑州航空港区的“城管抽梯,工人坠亡”事件,引发舆论关注。2月1日,郑州航空港区管理委员会党政办副主任李自强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执法人员撤梯前等待超40分钟,因有其他执法任务离开,且履行过告知义务。“我坚定地相信,他撤走梯子不是想要摔死这个人。”

为鼓励与保护见义勇为行为,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三审稿新增规定: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除有重大过失外,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规定引发了热烈讨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许振超曾建议删去“除有重大过失外”这一表达。他认为,应当让老百姓知道见义勇为是可以义无反顾去做的事情,而不是这件事做了还得担心要承担什么责任。

魏凤和说,奥地利是中国在欧洲的重要合作伙伴。中国军队愿同奥地利军队一道,认真落实习近平主席与范德贝伦总统达成的重要共识,着眼推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一带一路”建设,推动两军友好交流合作深入发展,为发展中奥友好战略伙伴关系作出贡献。

买汽车企业、买法国酒庄、买土地、买城堡、买港口、买矿山……近年来,在海外疯狂“采购”的中国富豪们,似乎又把目光瞄向了足球。

中新网吉隆5月12日电(记者唐朝杨白少波)5月12日下午15时05分,尼泊尔再次发生7.5级地震,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吉隆镇和樟木镇方向震感强烈,目前吉隆镇已有1人被滚石击中遇难。

朱斌分析称,这就是说,在最近一个指数底部时,有近一半的个股股价已经走出了底部。个股与指数再次出现了显著背离。这样的背离,在历史上也曾多次出现过,是市场见底的一个显著信号。

俗话说,细微之处见真章,这个很随意的违规抽烟行为,形象地刻画了一副散漫、轻浮的工作形象。一边正义凛然地指责着违规广告、称涉事工人“30岁了,应该有安全和危险意识”,一边“信手拈来”一支违规的烟,这画面荒诞而又讽刺。

中新网12月6日电国家卫计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6日针对中药质量的问题表示,中药的质量、资源可持续问题对中医发展至关重要,政府将推动国家去年出台的中药材发展规划的落实,将开展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促进优质中药材生态种植,积极推进中药标准化行动,保障民众用药安全。

电话里这位段队长一开始说是电话拨错了,他不是水利局执法大队的段队长,继而又说他已经不在水利局上班,不过最终他给出了执法大队另一位副大队长的电话。电话没人接听。

既有禁烟场所吞云吐雾的“新闻发言人”,有任性抽梯的基层执法人员也就不足为怪了。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vegoutl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南洲川新网